• <object id="s94qn"></object>
        <track id="s94qn"></track>

        <bdo id="s94qn"></bdo>
      1. <acronym id="s94qn"><strong id="s94qn"><xmp id="s94qn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  <acronym id="s94qn"><label id="s94qn"><xmp id="s94qn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2. 最新公告
        招商項目
        人才招聘
        投資指南

        中國需求持續放緩 原油及化工品面臨補跌風險

        上半年宏觀數據塵埃落定,經濟增速逐季回落驗證了2013年大宗商品“需求反向傳導性”熊市結構。在上半年大多數工業品都出現大幅下跌的情況下,唯獨國際原油強勢上漲,而國內化工品也表現出頑強的抗跌性。

        我們認為,中國對資源性商品需求的增速回落趨勢還將延續,不排除多數工業品再創新低的可能。而作為資源性商品的原油及基礎工業品的化工品,在工業金屬和煤炭已經大幅下跌之后,存在補跌的風險。

        中國經濟增速繼續放緩

       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3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(GDP)同比增長7.6%。從數據來看,上半年GDP增速下滑逼近至年初設定的7.5%的預期目標,下半年結構調整和各方面改革還將深入,中國面臨著越來越大的下行壓力。克強經濟學和底線思維等表明,高層已經認識到原有的經濟增長模式已經到了不得不改革的程度。

        下半年,經濟進一步下行風險還體現在:金融杠桿快速上升的勢頭未能得到有效抑制,過剩產能未得到重組、新一輪建設和投資高潮又接踵而至,結構性改革方案推進得不夠快。被經濟高速增長掩蓋的大量不良貸款將會涌現,市場認為不可能的硬著陸風險也會變成可能。

        我們認為,不管改革進程如何,地產泡沫最終會被擠出或自我崩潰,對資源的消耗會伴隨結構調整的逐步下降,有色金屬、鐵礦石、原油、煤炭和其它資源類商品價格在需求弱化的拖累下“自我放逐”。

        大規模刺激政策難出臺

        盡管上半年經濟增速下滑,但是我們認為大規模刺激下政策很難出臺,可能針對發展的短板提出溫和的扶持政策,對經濟放緩起到減震或緩沖的作用。原因在于:第一,大規模刺激性政策會導致產能過剩越發嚴重,特別是像煤炭、鋼材、電解鋁和玻璃等行業,不利于經濟結構調整;第二、當前地方債務高企和融資平臺違約風險猶存;第三、地產泡沫越發嚴重,大規模刺激性政策會導致資金加快流入地產行業,加大地產行業自我崩潰的風險;第四,就業基本平穩。上半年,根據人社部的數據,城鎮新增就業人員700多萬人。

        資源商品黃金時期已過

        2003年至2008年是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黃金時期,同時也是對資源類商品消耗不斷膨脹的周期,面對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的巨額消耗,鐵礦石、銅、原油和煤炭等資源遠遠不能滿足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帶來的增量索取。而2011年開始,中國經濟正式進入結構性矛盾爆發期,中國經濟面臨產能過剩、地產泡沫,基建重復建設和資源浪費等問題。此外,外需乏力也倒逼中國經濟開始轉型,中國對資源性商品的消耗增速也不斷放緩。

        率先沉淪的是煤炭,2013年中國煤炭消費明顯下滑,不管市場從發電用的動力煤還是冶金用的煉焦煤,庫存不斷增加,而價格紛紛暴跌。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,目前中國煤炭產能已達40億噸/年,而實際需求量至多35億噸,每年均有5億-7億噸的過剩產能。2013年上半年,中國煤炭全行業平均利潤同比下降近50%,多數重點煤炭企業平均利潤同比下降80%。

        作為能源的另外一個支柱原油,2013年上半年基本上就沒有下跌,反而上漲了10%以上。我們認為,在美國原油需求上升導致庫存下降,歐佩克減產和地緣政治動蕩三大因素支撐原油價格一枝獨秀。然而,消費者的需求無法支撐這么高的油價,在夏季結束之后,美國原油消費將回軟,最重要的是中國對原油需求將出現明顯的放緩。

        數據顯示,中國原油消費份額在十年間從3.6%上升到10.6%。2011年我國消費能源4.54億噸,進口了2.53億噸,成為第二大石油消費國。20年間,我國石油的消費量增長近2.8億噸,占亞太地區石油消費年增長量50%,也就是說世界上每年新增的原油需求1/3以上來自于中國。因此,中國經濟增速下滑將導致國際原油需求面臨減速的風險。

        作為原油下游產品系列的化工品PTA、LLDPE、PVC和甲醇等,其跟隨原油價格反彈的幅度有限,原因在于需求不足,單純依靠成本支撐的力度有限。我們回顧一下2011年5月和2012年2月,油價上漲對于全球經濟復蘇是不利的,因此國際社會不會允許高油價重新帶來高通脹的風險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911亚洲精品青草衣衣
      3. <object id="s94qn"></object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s94qn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bdo id="s94qn"></bdo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s94qn"><strong id="s94qn"><xmp id="s94qn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s94qn"><label id="s94qn"><xmp id="s94qn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